富里。悠轉

台中小姐的華麗冒險

December 01,2017

「女孩子就是要自己掌握方向盤啊!趕快去學!」聽到我還不會開車的董瑋苓,驚訝地向我大聲喊話,她穿著圍裙在鳳成商號的廚房揉著司康麵皮,一邊確定烤箱溫度、一邊小碎步查看孩子在嬰兒床中的狀況,「那時候在澳洲因為自己有車,順路載同事上下班還賺了外快咧!」董瑋苓想起在澳洲如夢的時光,嘴巴笑得合不攏。

 

2009年底,赴澳打工度假正流行,在百貨業打滾十多年的櫃姐董瑋苓向同事撂下狠話「我要去找我自己人生的夢想,再也不要進百貨公司!」,她背起包包、買了張單程往澳洲的機票離開台灣「我媽還問我有沒有找旅伴,我說沒有,一個人就走了!」很難想像身型嬌小、打扮入時的董瑋苓當年的勇氣。

 

12月31日,董瑋苓和好友早上就到雪梨煙火現場等待,一幫人打麻將嘻嘻笑笑等待跨年盛事。當年雪梨煙火的主題是「Awaken Sprit」,由澳洲原住民藝術家所設計,以「太極」為主題意象,期待在新的一年喚醒人類思考自身與環境的關係,像是預示了董瑋苓未來在澳洲兩年的生活,煙火放得燦爛,異國土地、陌生文化釋放她過去在盒子裡的生活,直到澳洲簽證到期的前一天她還不想回家,在紐西蘭、南亞晃了一圈才回台灣。

 

「因為我真的太喜歡澳洲,我還想過如果有機會遇到喜歡的外國人,就能嫁過去定居,但就是越那樣想、事情越不會發生,反而是身邊沒想太多的女生就嫁過去了!我那時候很忿忿不平哈哈哈!」雖然沒能因為異國戀留在澳洲,董瑋苓卻也在鄉村遇上Mr. Right。董瑋苓和先生陳律遠在杏仁樹農場中相識,「一開始看到他的名字(Neil),就想說怎麼有人的名字跟我(Nell)這麼像!」愛情的種子隨著兩人分開旅行漸漸萌芽,問及當時怎麼會在一起,董瑋苓開玩笑說,都是酒精惹的禍。

 

董瑋苓還記得第一次到富里給陳律遠驚喜的過程,「我沒告訴他我要來,就自己裝會,車票訂一訂上火車,從台中的豐原一路坐坐坐、在台北站換車。『花蓮站到了』,聽到花蓮站到了,我想說應該富里就快到了吧,我就開始補妝、補口紅,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就想說怎麼還沒到?結果補妝後兩個小時後才到富里!」董瑋苓語調高亢,一下子手在臉上拍拍補妝、一下子左顧右盼,表情生動地搬演自己當時的冗長等待。

 

2014年,董瑋苓和陳律遠原先還只是隔著一座山的情侶,不料陳律遠父親驟逝,急速推著兩人往下一個人生階段去。2016年董瑋苓在台中生下兩人第一個寶寶,忙完百貨週年慶後,12月底正式回到富里生活。

 

拋下從事十多年的百貨業工作獨自前往澳洲、遇見人生伴侶、回到台灣繼續工作、結婚、生子,不過五年的時間,選擇擺盪在極端之間,董瑋苓自嘲或許這就是身為處女座AB型的宿命,又或者是幸運,激流才有美麗的浪花。

 

董瑋苓還記得搬回富里前夕,她和先生在台中住處大吵一架,場景鮮明地攤在眼前,「那時候住處塞滿了打包好的紙箱,大概有2、30箱,我和律遠坐在客廳討論事情,不曉得談論什麼事情一言不合,我記得紙箱很高,我蹲在縫隙裡大哭、大喊『我可以不要去富里嗎?』,很難形容那種感覺,當時辭掉工作、退了房子,心裡隱約知道生活要有很大轉變,那時候才真的意識到自己嫁作人婦、要到他們家生活。」搬回富里才一年的董瑋苓記憶猶新。

 

不過適應期的緊張感並未持續太久,富里的慢步調漸漸讓她鬆回在澳洲生活的樣子,不需要全副武「妝」、蹬著高跟鞋繃緊神經應對客人,能在8點過後安靜無聲的富里街上享受知足,現在想起來,天啊,以前到底在忙什麼,就是忙忙忙忙忙忙,很忙的生活,尤其我又在賣化妝品,是種很快速、很時尚的產業,跟現在完全是兩極欸,超反差,現在完全就可以素顏啊,穿拖鞋,很愜意。」她笑說。

 

即便生活型態不像都市那樣緊湊,搬到夫家生活仍有許多需要適應的「眉角」,但董瑋苓卻有自己一番理解方式。「你知道每個家庭炒的高麗菜都不一樣嗎?」董瑋苓笑著向我丟出這個問題,「即便是台灣每個媽媽都會炒的高麗菜,一百個家庭炒、就有一百種不同口味的高麗菜。」她繼續說,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生活習慣,不可能沒有適應期,「剛開始看到婆婆用鐵盤裝菜也覺得很奇怪,因為和我們家的習慣很不一樣,但現在我都會向來訪的朋友介紹,鐵盤其實是象徵婆婆過去自助餐的經歷,婆婆聽到就會跳出來說『嘿啊,我的菜都要煮這麼多,鐵盤夾菜也比較方便啊!』」笑的時候會瞇起眼睛的董瑋苓,用不同的視角認識夫家的生活細節。

 

頂著到街尾家庭理髮店「Sedo」的辮子頭,董瑋苓說自己早上去染了頭髮,過去要回台中才能處理的貼身事項,最近也在富里街上找到合適的人選,看得出來她漸漸將自己安放在富里街上,「這陣子突然找到合適的按摩師,還發現離家不遠、值得信任的家庭美髮店,我覺得很開心,這是我近期生活很大的改變。」

 

無瀏海後梳髮型,董瑋苓踩著黑色娃娃鞋穿梭在店內的吧檯和廚房之間,似乎還有些櫃姐的氣質,只不過回頭一看,一歲多的孩子正赤腳在店裡爬來爬去。

 

「我媽看到孩子在地上爬來爬去,一下子問要不要穿鞋、一下子問店裏有沒有每天拖地,我說兩天拖一次,她就問那今天是有拖還是沒拖?我說沒拖,她就更緊張了,趕緊問我要不要把她抱起來。」董瑋苓笑說媽媽太緊張,不過半年前她也像媽媽一樣緊張兮兮,臉書加入媽媽社團是基本動作,「小兒科醫生說⋯⋯」開頭的文章不點進去心會慌,只不過隨著孩子年紀漸長,來到富里又看見前輩媽媽各自「野放」自己的孩子,「那些社團現在都退社了!我不需要知道太多別人怎麼養孩子了啦!」董瑋苓說自己現在也很「Free」,「跌倒不是很嚴重的話,摔一摔比較會長大啦!」她半開玩笑說。

 

今年8月,夫妻兩人喜迎第二個「孩子」——鳳成商號,未來將由董瑋苓獨自管理店務,先生則專心務農,兩夫妻分工合作,多角化經經營返鄉事業,「我真的覺得我嫁給一個很浪漫的人,開咖啡廳已經夠浪漫了,還種田,我的媽呀,兩個都是最浪漫的工作,只不過收入可能不一定那麼『浪慢』啦哈哈哈」董瑋苓坦言在鄉村經營複合式空間並不容易,需要時間累積客源,她也趁機向對面的「長腳慢漫」雜貨鋪喊話,「我們希望長腳永遠在這裡,兩間店要共好、還要共存,一起生存下去!」

 

完整圖文請看《富里。悠轉》第六號 富里人妻之二:http://issuu.com/fuliparticipate/docs/__________________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