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富里在地聯絡網

四個孩子的家

December 02,2017

座落富池大橋旁、外表不起眼的連棟房屋和鍾依靜夫妻兩人一樣低調,鍾依靜的生活很單純,白天兩個孩子上學去、先生到學校教書,阿嬤去菜園工作,多數時間是她和兩個學齡前的孩子在家。

 

2008年,住台北、時任秘書的鍾依靜和先生在後期聖徒教會的跨區域聚會中相識,那年鍾依靜30歲,先生已回富里定居,相同的信仰、相似的家庭價值觀,兩人相識半年就結婚,婚前鍾依靜還沒到過富里,「來了發現這邊很漂亮、一切都很新鮮,不過剛開始我們常吵架,有一次吵完我很生氣騎機車出去,結果騎到小7門口就不知道要去哪裡,於是鼻子一摸只好回家睡覺。」陽光灑在屋裏的巧拼上,鍾依靜想起來還是想笑,的確農村不像都市充斥著可以逃避關係的空間,事情不是藏在心裡,就只能攤在陽光下面對。

 

鍾依靜慢慢適應家中長輩的生活習慣,和先生生活也漸漸磨出一套相處之道,只不過在富里實在找不到和過去性質類似的工作,她只好挽起袖子、彎下腰跟先生下田工作,「既然要跟他在一起生活,就要好好經營這段感情,他下田我就也跟著去幫忙阿!」一句話說得輕,但對過去只提筆、在辦公室打電腦的鍾依靜來說想必不容易,她說自己剛開始站在太陽下不久就覺得暈,因此更能感念種植者的辛勞,「跟著下田就知道農夫真的很辛苦,夏天要站在太陽底下、冬天很冷也是要巡水、照顧田。」

 

不過對鍾依靜來說,真正困難的反而是生火起灶,平時一家七口就靠大灶燒水、再提水到浴室洗澡,「有時候會懷念有天然瓦斯的生活耶,浴室蓮蓬頭一打開就有熱水可以用,」她笑著說,剛開始連生火都不會,都市生活沒有這樣的經驗,「來到這邊才懂得如何燒水。」車庫裡滿滿的柴薪,對比牆上黯淡、蒙塵的電熱水器可見一斑,「不過瓦斯費真的比較省啦!哈哈!」

 

除了燒水洗澡讓鍾依靜感受深刻,偏鄉的醫療狀況更是讓她百感交集,拿出家庭相簿,相片裡出生時只有800公克、插著塑膠管的老三躺在保溫箱的模樣讓人心疼,「媽媽這是我耶!」現在三歲的老三指著相片的自己說。

 

鍾依靜回憶,當年懷老三時並未避提重物、家務事仍樣樣不假他人之手,七個月便遇上緊急狀況,「當時要送玉里慈濟,醫院不收,因為孩子的狀況他們沒辦法處理,想說如果送台東,可能還是會被送到花蓮去,就直接到花蓮去,那時候在醫院住了9天,打安胎針都沒有用,手上能注射的血管都打過了,孩子就還是想要出來,只好緊急剖腹產,當時孩子還是因為醫生打針,肺葉才鬆開大哭。」說起孩子迎接世界的過程,鍾依靜仍能數出每個細節,「那時候我先回家,每個禮拜都要搭火車到花蓮送母奶,因為醫生說母奶對孩子的發育比較好,後來他在醫院待了三個多月3000多公克足月才返家。」「剛出生的時候還擔心他會不會遲緩,幸好現在大腦、其他神經都正常發育。」老三玩著斷腿的恐龍,鍾依靜溫柔地望向孩子、摸了摸孩子的頭。

 

有了第三胎危險的經歷,鍾依靜懷第四胎時格外小心,避免提重物、注意動作,為了不讓長輩過度操勞為她坐月子,鍾依靜選擇回台北待產,老四平安呱呱墜地才回到富里。

 

「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這句標語出現在入門的牆上、孩子的書桌前,鍾依靜說這是教會的核心教導,「教會會教導維繫家庭的重要性,我們兩個很注重孩子的童年,先生回來也會幫忙帶孩子,讓我可以做事情,週末務農的空閒時間,他就會帶我們出去玩或是去圖書館。」牆壁上滿滿的家庭出遊照,有些在遊樂園裡、有些在大草地上,相片裡四個孩子笑得開心,老三也支支喳喳地分享他出遊的感受。

 

鍾依靜很享受和孩子相處的時間,帶著四個孩子經驗多了,也常分享給其他新手媽媽,「孩子大一點,就會讓孩子學習獨立、自己去嘗試新事物,跌倒了就讓他學著自己爬起來,因為以後他也是要自己經歷那些事情。」談話中調皮的老三拿著媽媽的髮帶矇眼,伸長雙手從客廳另一端向媽媽走過來,鍾依靜沒嚇聲阻止,反倒是笑著輕輕地把蒙眼布拿下來,「現在大女兒也會心理不平衡跟我反應,為什麼她要做很多事情,弟弟都不用做,」鍾依靜笑著說,「不過好在有她,不然有時候我真的會忙不過來,所以偶爾會對她特別好一點。」

 

這一兩年隨著大女兒上小學、老二上幼稚園,鍾依靜開始有了些自己的時間,「最近我迷上了烘焙,想要開發使用自家米的甜點,以後有機會也能補貼家用。」她說自己喜愛烹飪是受媽媽的影響,從小媽媽便為三兄妹帶便當到大,現在她也同樣為孩子準備三餐,延伸到烘焙的興趣也和媽媽如出一轍,「因為用糙米粉做戚風蛋糕不容易蓬鬆,我失敗了一百多顆,現在先生跟孩子都吃到不想吃了哈哈,不過頗受鄰居阿公阿嬤好評。」

 

對於未來,夫妻兩人正醞釀新計畫,不過鍾依靜不想先生擴大目前種植面積,因考量先生背肥料負重不適的膝蓋,「賺再多錢卻賠了健康,划不來」她說,反而希望先生能找到他真正喜歡、想要做的工作,也許會朝結合先生騎腳踏車的興趣和過往旅遊業的專長邁進,「現在的生活雖然不是很有錢,但一定餓不死,畢竟家裡是種田的,至少還有白米飯可以吃!」鍾依靜的臉上漾起淡淡的微笑,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向四,等等兩個孩子和先生就要返家,鍾依靜也要開始忙碌了。



 

完整圖文請看《富里。悠轉》第六號 富里人妻之二:http://issuu.com/fuliparticipate/docs/__________________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