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在地生活

電光的都市女孩-黃薰平

撰文|Umav

 

在霜降的節氣裡,站在卑南溪上的電光大橋,迎著些許微冷的風,來不及打個寒顫,就被連綿阡陌的金黃稻穗給溫暖了視覺。循著層層稻田,沿著彎彎縣道,一棟、二棟家屋錯落田間,寧靜的電光社區裡響起巨大的炮火聲!咦~是軍事演習?還是活動慶典呀!遠方傳來阿美族的歌謠聲,原來是一群老人家歡樂地迎接來訪的旅人。這是社區在農閒之餘的文化復業,是尋回族群文化資產的社區動力。

 

跟著薰平走在剛抽穗的糯米田埂上,聽著她講述社區居民參與藝術工作坊的趣事。很難想像一位年輕女孩帶著藝術的種子,一年前在電光遇見自己心中的一畝田,就與居民攜手種下此刻的未來。隨著她的看見,讓在地居民重新找回屬於自我族群生命的美感經驗,更豐富了社區多元發展的延展性。

 

 

 

曾經社區的人口結構是以中壯年人為主要勞動力,舉凡搭建簡易電光橋,或是修築水圳,家家戶戶都能出公工。隨著70年代臺灣經濟起飛,西部工廠急缺勞工,人口就此開始外移。理事長回憶當時有些工廠把巴士開到社區,等待當天國中畢業的青年人直接載到工廠上班,這些年輕人幾乎是一去就沒再回來東部了。然而社區裡的老年人,一輩子隨著耕作的時序生活著,少了年輕人,田裡的活依然要繼續。

 

還好有社區長者堅守年年二穫的耕作,讓社區裡鑲嵌著稻田、雜木林、果園、草生地、溼地、溪流、池塘、灌溉用蓄水池等錯綜複雜的地景,無形中為野生動物提供了棲地,更具備了防災、保護集水區等生態系統服務。這是數十年來居民的生活方式與大自然長時間的交互作用所形成人與自然共存的里山地景,自然而然維護了生物多樣性與資源永續利用之間的平衡,如此互動共生的智慧,是電光社區最珍貴的無形文化資產。

 

 

看著糯米泛黃的葉子,薰平說這不是熟成而是稻熱病,順手抽起生病而灰白的米穗,心疼著說起栽種過程的點滴。從一開始播種的時間慢了,被老人家叮嚀了一下;除草時拿著大水桶去田裡,又被嘲笑了一番。不過因為這樣的傻傻行為,反而引起社區居民的關心,還引來人力的幫忙。薰平笑說這些老人是被她的傻勁拐來的,但卻實踐了她與居民「共同耕一塊安心農園」的夢想。

 

共耕的過程中,她與里長刻意安排了有機耕作的相關課程,因為農民曾經因為使用農藥不當而住院,她們希望未來社區能逐漸轉型為安心農食的生活場域,不僅守護耕作者的身體健康,更重要的是永續土地的自然資本。潘寶瑩里長回想與居民一同上課學習成長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因為新知識讓人更有力量與方向,進而看重自己的生活與自我價值。

 

薰平細膩的心思,不僅為社區找回失去已久的原生糯米種,更巧妙的展現不同族群的飲食文化,讓阿美族的麻糬與客家的粄條再次回到生活當中。而在規劃藝術工作坊課程,她發現傳統服飾上的刺繡紋樣,隨著老人眼力退化而消失的手縫工藝,在沒有青年人參與的情況下,現階段只能以版畫印染的創作方式,讓心與手傳遞美麗的記憶,傳承族群的色彩與圖紋。如此生活化的參與式創作,啟發了老人家自發性的彩繪社區合作社的牆面,接著還繼續構思雷公火之役的戲劇演出,將自製脫穀機等復古道具。

 

 

 

其實仔細觀察社區,處處隱藏著文化藝術,像是派出所前擺放的竹砲與木雕,讓人好奇如此嚴肅的空間,卻有份親民的解說任務,副所長王利平說起自己回到社區工作,因為這份特殊的體驗服務,才更加認識在地的人文歷史與祖先的生活智慧。而國小的傳統打擊樂團,樂器多是從大自然取材自製而成的竹鼓、杖鈴、木杵、排笛等,而老師們適材適地的協力教學,薰陶孩子們自自然然的生活節奏。

 

 

還在書寫論文的薰平,在一次往返台北與電光時,於社區入口與一位長者打招呼,老人家一句「回來了~」的問候,讓她感受到自己被社區居民以孩子般的看待,而這樣的人情味,構築了她在電光有個家的歸屬感。而她與居民共耕的那一畝田,其實只是平平凡凡的生活美學,讓無形的人文氣息引領出永不退流行的傳統之美。而美很簡單,就在你我的生活周遭,俯拾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