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在地生活

日出禾作 - 黃瀚

文章|摘錄自關山鎮「103年長宿休閒養生小鎮營造計畫」期末報告書

照片|「日出禾作」粉絲專頁

 

 

黃瀚是電光社區少數返鄉青年中年紀最輕的一位,在桃園出生家中排行老大。幼稚園時期隨父母返鄉照顧年邁祖父母,自桃園移居電光部落。剛返鄉時父親以種稻維生,但為了維持家計生活轉行為模板工,也因此農務工作在黃瀚的記憶中,留下較多玩耍及愉快的經驗。

 

國高中時期,黃瀚因著阿美族部落年齡階級的傳統,開始協助部落大小事物,如豐年祭、社區活動及導覽解說等服務工作。

 

在現代社會普遍原住民傳統文化逐漸流失的趨勢之中,黃瀚逐漸在這些文化傳承的參與經驗裡,找到自己的文化認同及族群意識,即便大學在外求學也時常回鄉參與並協助部落活動。對許多東部子弟來說,在外地求學、工作與發展是普遍的人生劇本,但黃瀚在大學畢業後選擇帶著所學回到部落。就讀彰化明道大學精緻農業學系的他,求學時常接觸到有機農法、樸門農法、秀明農法、KKF等非主流農業型態。回鄉後他先是在池上解說員協會工作,之後便開始從自家面積八分的水田展開友善耕作計畫。

 

對黃瀚來說,決定回鄉務農不但連結了自身的專業,以及對家鄉土地的認同情感,更連結了父子關係。黃瀚的父親有天聽了兒子打算務農的意願之後,說「你真的要做嗎?好!你要做我就支持你!」給予黃瀚極大的鼓勵與支持。在耕種的過程中,父子之間因為增加了許多農事話題與技術討論,彼此之間有了更多的互動與瞭解。

 

 

黃瀚不僅從父親身上看見未曾見過的一面,更萌生對父親的景仰,而父親不但尊重兒子耕種的理念,甚至默默地為兒子感到驕傲。對他們而言,友善耕作不僅善待了土地,更耕耘了一對父子之間的情感,療癒了一個孩子對「家」的認同。

 

但如同許多回鄉青年普遍面臨的問題,黃瀚也同樣需要適應長者與年輕人間的習慣落差與溝通壓力,甚至是親戚間的目光及輿論。這些來自原生家庭難以切割的處境與他對家鄉土地濃厚的情感,彷彿兩股張力,真實地在回鄉的日子中並存與角力。

 

目前電光社區以保證收購的方式,向黃瀚及其他兩位在社區裡從事友善耕作的農友收購稻穀,並協助後製加工與行銷通路的工作,除了種稻他也繼續在社區裡協助導覽解說及文化傳承的各項活動,對他而言傳統不是固定的形式,傳承及變化才是它的真實面貌。期盼電光社區在這些勇敢、愛土地、有理念的年輕人手中,耕耘出一畝畝好田,滋養更多美好的人與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