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計畫推動

【富里鄉】「來到富鄉—聯絡網地圖整合計畫」推動經驗

2018-01-09

「最大的挑戰,當然就是富里實在太大了,那種大的感覺,包括每個村或聚落之間的距離。許多細節、許多過去能夠與社區、居民們一起互動的方式,來到富里都必須重新想像。」2017年4月,春日的尾聲,台大城鄉基金會接棒了「花東地區養生休閒及人才東移推動計畫」在富里鄉的第三年深耕延續,工作人員晏儒和楊婕走下火車,走出袖珍如火柴盒的富里車站,開始探索這片豐饒的鄉村與它寧靜悠然的生活氛圍。

 

找人:急事緩辦的功夫活
作為一個熟悉地方區域規劃及社區培力的執行團隊,台大城鄉基金會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在來到富里鄉之前,團隊於關山鎮有設立據點,在同樣是人才東移的計畫期待下,舉辦過多場活動並且累積不少成果。思考到地方資源共享的可能性,台大城鄉基金會決定也邁向同樣在縱谷中的富里;然而,真正要了解地方、仔細觀察,並規劃出合適的互動方式,每個鄉鎮卻又有各自的特性。

 

工作人員晏儒與楊婕在計畫銜接前後,不僅是參加先前團隊的成果展、拜訪許多地方人士、並且以地景與空間的盤點一一去探勘踏查。更是因為深知這樣盤點式的交流,無法真切找到在地人深層的網絡。因此在真正開始執行計畫後,初夏的兩個月內,她們選擇慢下腳步,一對一、卻更是卯足全力的,經由人與人連結,彼此牽線介紹,才終於看見富里鄉每個村、每個行業之間,存在著特有的聯繫關係。

 

找事:鄉村聚場的真實搬演
在與人的串連裡,他們遇到了已經舉辦過兩次地方大型活動「穀稻秋聲音樂會」的年輕人,也遇見更多深藏在富里其他村鎮的活力點子王,像是經營著明里13號驢行這個獨特空間的主人周妤潔。妤潔是富里青年,自己親手打造這處原本年久失修的老菸樓,她熱情與活潑的特質讓菸樓從時光的酣睡裡醒來,不僅提供給旅客們難忘的鄉村體驗,也敞開大門、歡迎各方好友來相聚。因此在與城鄉基金會的相遇中,彼此激發出一個「劇場」=「聚場」的絕妙點子。

 

由於富里大多數人是以從事農業為主,因此白天時段相當忙碌,難以撥出時間參與活動或是相聚。「富里聚場」這個點子便從夜晚大家一起看電視的習慣出發,決定在明里13號驢行的客廳裡,一起觀看日劇《拿破崙之村》。這齣日劇以討論如何翻轉「限界聚落」,也就是人口外流、產業蕭條的邊緣鄉村,在公務員與地方居民們如何的結識與面對中,重新找到鄉村的定義與生活的重心。

 

於是從八月開始的每週五晚上,「富里聚場」就點著燈,邀請鄉內有興趣的人來相聚與看劇。並且順著劇情,每場聚會都越加熱烈討論,畢竟在同樣是鄉村的生活中,日劇裡的橋段也常常真實搬演著。連續七個禮拜的放映,中間還遇上中秋節一起做月餅,除了妤潔自己本身的朋友、城鄉基金會接觸邀請的青年,陸續也出現從網路上看見活動消息而加入的新移居青年。

 

在鄉村裡,人們談論事情的方式不需要太過於嚴肅,也不是設定一個目的就期望它會按部就班的發生,晏儒與楊婕深深知道,只要創造出人與人相處的空間,那麼各種美好的事或是無限的可能,自然會在空間與時間的過程裡,慢慢發酵。雖然就在富里聚場每晚的熱絡討論中,工作人員楊婕因為生涯規劃所以離開團隊,但立刻加入的生力軍曉萍,對於鄉村事務的探索和熱情,讓她在計畫執行和富里青年的交友上,完全無縫接軌。

 

 

 

找概念:一起走才走得久
在「富里聚場」熱絡發生著的過程裡,計畫執行也來到青年營造提案的階段,城鄉基金會的工作團隊知道如此硬梆梆的名詞,恐怕不會受到居民們的注意。因此,在最初開始一一拜訪青年們時,就已經初步的說明這個計畫,並且記錄下來哪些青年或居民對提案有興趣。甚至是在一般聊天時,如果注意到誰對地方發展有不錯的點子,也會暗自紀錄。因此當青年營造提案開始,藉由鄉公所對各個協會發出徵選公文時,工作團隊其實已經收集到不少題目和有興趣提案的人,並且隨著提案展開進行第二次的計畫說明。

 

在青年營造提案中,年輕人或許有想做的事,但往往輪廓模糊也無法清楚界定範圍與目的。這時候工作團隊的專業就派上用場,不僅是更細緻的說明提案目的,也陪伴嘗試提案的青年書寫計畫書。

 

最後在徵選結果上,富里鄉出現三個有趣的提案,包括投入在每年富里鄉的大事「穀稻秋聲音樂會」中,居民們決定一起割稻作為舞台裝飾;另外還有此刻正在進行的【富里土磚藝術行動─當我們黏在一起-行動土車】,邀請泥磚藝術家重新讓居民們回憶起傳統將土製成磚的過程,一起打造土磚藝術品;第三案則是「慢,里行」明里日常時光展,藉由佈置在菸樓內的菸業史文化展覽,明里社區發展協會走訪老人家,收集過去菸葉的用具。原本只是妤潔和社區理事長彥呈希望藉由展覽讓更多年輕人了解自己鄉里的歷史,但活動的籌備與完成,也串起了明里一村老小的熱絡。

 

 

找到彼此:富里悠轉,青年 U-turn
在重新與人建立的連結與認識裡,城鄉基金會的團隊也才重新對富里的地景空間有全新的想像。藉由編輯電子報,團隊邀請年輕人帶著她們,去認識帶有成長記憶的各個角落或是分享自己最喜愛的地方。這種在地嚮導式的帶領,也讓團隊與年輕人們對彼此的了解逐步深入;畢竟富里就是這群青年們最熟悉也最在乎的地方,帶有專業知識和使命的計畫團隊,必須能夠放下既有的認知框架,重新看見地方。

 

電子報作為曝光的媒介,基金會團隊也更加細緻處理,除了一對一認真採訪、完稿後必定諮詢意見外,也在篇幅中放入相當多在地人觀點。這樣的文字不只是富里青年能夠對外詮釋自己,也讓想要了解富里的外地人,能

 

 

 

真正閱讀到富里風貌,而不只是像市面上雜誌僅僅捕捉浪漫濾鏡後的移居想像。尤其是人際關係裡隱而不現的內在網絡,如果不是慢下腳步、順著對方的視角看出去,恐怕真的很難找到,並且呈現。

 

繼續找:
在今年計畫執行的尾端,城鄉基金會協助富里鄉公所,辦理了舊菸廠活化設計工作坊。位在富里鎮鬧區的舊菸廠,在鄉公所與計畫的投注資源下,現在一部分作為富里米認證檢驗站;另一部分,則是期待鎮上這些大多以農為主的青年們,是否有呼應著農業以外的想像需求。

 

城鄉基金會在今年的執行過程,其實不只找到在地青年、返鄉青年、移居青年,也發現許多在外就學的富里孩子,對自己的家鄉十分陌生。因此,曉萍和晏儒已經開始著手計畫,也許在下次春天來臨時,她們可以舉辦一個針對旅外富里青年的營隊,讓這些孩子能回到家鄉,透過大哥哥大姊姊們的帶領,看見自己的未來,也有機會在這塊土地上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