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推動

人才東移103年的重啟航

計畫說明

2016-12-13

撰文 / 吳勁毅(花東地區養生休閒及人才東移推動105年度輔導計畫主持人)
照片提供 / 侯勛翰

 

 

如何能夠讓鄉村的人們不要一直移動到都市,這是人類社會工業革命之後共同的課題。鄉村是由農業耕作的地景所構成,在綠色革命與機械化之後,農業無法繼續提供大量的工作機會,人們因而必須往都市移動尋求機會,這是世界各國公認的結構性因素。

 

臺灣的花東地區,在伐木、糖廠與鳳梨等加工業逐漸退出舞台之後,人口持續外移是多年來的現象,直到民國87年才定調,產業東移要以無煙囪的觀光業為主。民國97年,在經建會東部永續發展政策下,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以養生休閒產業為方向,推動人才東移,在歷經建立產業園區引商投資以及招募青年移民等兩個階段的示範實驗計畫,嘗試創造花東適合的產業來提供新的就業機會,以及探討了以花東作為生活的一種選擇,在就業上與生涯上如何可以自適與安排。

 

在這樣的背景與基礎上,自民國103年起,進一步從在地青年身上探索可以安居於花東的秘密,並希望透過將這些安居的條件透過地方鄉鎮公所為平台,與縣政府及中央合作,深化符合在地特殊性的養生休閒產業,有效促成青年返鄉或青年移居。

 

 

人才東移的新篇章 - 產地認證與地理品牌的效應

首先在玉里、富里、池上及關山等四個示範鄉鎮的青年身上我們發現,近年地方公所陸續透過產地認證建立的地方品牌,讓消費者會認「玉里」等地名選擇農產品,擴大了新的通路機會,進而帶動自產自銷的發展。因自產自銷提高了農戶的收入,陸陸續續有農二代返鄉從農,一來可以照顧年邁的父母,二來收入甚至還比在外工作高,這在花東縱谷的糧倉四鄉鎮形成一股風潮。

 

青年返鄉務農在地方上逐漸擺脫過去「沒有出息才回家種田」的刻板印象,新世代對於資訊的掌握,對於養生休閒相關行業多角化經營的學習力,以及異業結盟的鏈結能力均強。在這一波返鄉務農的趨勢中,地方鄉鎮公所的重要性也重新被看見。

 

產地認證對於以農耕地景為基底的花東地區,開拓了新的消費者認知,花東不再停留在只是好山好水的概略性印象,從地方的獨特性出發,進行市場差異化發展,鄉鎮公所可扮演關鍵的基石,創造地理品牌。進一步,在鄉青年的形成的網絡,彼此形成支援體系,更透過同學與親屬網絡,分享交換回鄉經驗與提供條件,形成回鄉的拉力。

 

 

鄉鎮作為平台,跨世代的彼此理解,是地方青年串聯成網的背景音樂

一年多的時間,11個花東鄉鎮投入嘗試,雖然各地的條件不同,但卻有基本共同的鄉村社會處境。地方的世代大致區分為ABC三類,A類是老前輩,在地方生活了一輩子,是地方發展歷史與文化的見證人;B類是中生代,主要的營生與在地產業的從業世代;C類是年青一代,無論是返鄉、在鄉或是新移民,對於地方的理解方式同時會有在地與外地的角度。

 

 

青年們要形成聯絡網,包括在家庭內部、在鄰里之間、在行政機關互動,都會需要學習面對,如何在ABC三個世代之間找到彼此理解形成新的D的題。例如花蓮市透過舊城區的散步,以在地深刻的歷史為媒介,由A的生命經驗,C的探索學習,捲動B的地方再理解;玉里則是由C發起的市集、小旅行以及微電影,透過A的文化厚度,捲動B的參與,共同定義何謂在鄉的成就。創造地方世代之間的彼此理解的機會,乍聞之下似乎與創造就業機會無關,但實際上,安居花東無論從事甚麼樣的行業,也無論是在地或是外地,是否獲得地方的人情網絡,以及家庭內部的支持,其實才是真實的條件,這個經驗也說明了,花東的鄉村社會的特性,與都市工商社會的就業關係的根本差異。

 

 

地方公私部門,在計畫執行過程中,學習建立夥伴關係

人才東移計畫提供的補助,是一種縫補的概念,縫補效果的產生,不是軟硬體經費的多寡,而是透過地方公私部門的合作,讓資源發生加乘的放大效果,所謂的縫補,是讓本來就要做的事情,換一種方式來做。

 

花東大家都想要做觀光,花蓮市讓觀光變成地方各世代閱讀地方的慢與深;吉安希望觀光是一群環境友善小農、民宿、餐廳的連結來承接;光復希望觀光是一種大景點小景點彼此串聯分享的關係;秀林希望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門口,觀光能夠成為太魯閣族工藝工作室群與外界分享文化高度與驕傲;玉里希望觀光是一起來參與我們的式;富里希望觀光是全鄉青年帶著感受米以外的鄉村面貌;池上的年青人則是用各種的方式展現慢一點的觀光;關山希望觀光不是奔馳在台九線,而是能夠在老屋與農田間細細體會;鹿野希望觀光是農家多角化經營的風景線;太麻里希望觀光能夠透過青年串聯,走出符合部落文化與部落承載力的模式;達仁希望觀光能夠近年返鄉的青年能夠更穩定,也能兼顧部落的照顧服務。

 

這些軸線,不是誰能夠誰事先能夠決定的,而是在過程中大家一起摸索出來的,根據地方的能量一步步踩穩。

 

過往地方公所在台灣的行政文化中僅被視為中央施政的執行末端,地方青年也鮮少參與在地方的事務,遑論與地方公所在行政上合作。更現實的是,此類需要企劃與執行的計畫,能夠馬上上手的人才平時也都到外地工作,在鄉青年要學習如何了解公務機關的行政作業,而公所也要學習如何讓行政程序能夠貼近與地方青年合作的特殊性。於是,計畫的內容,其實都是手段,最重要的學習,在於公私部門對於執行工作內容與達標的認定,是否能以跨系統的關係與合作工作默契的建立作為核心,而非止於習慣性理解的行銷活動或產業輔導。

 

這樣性質與任務的計畫,經費不多,卻是大大的挑戰,也因為各地的條件不同,由公所拉主調,或是青年連結撐起一片天,或是有其他專業團隊擔任階段性催化的角色,都是可能性。

 

 

德不孤、必有鄰;花東公所與青年一起

花東地區除了好山好水及土很黏之外,還有一種特性,就是雖然地廣人口分布,但是人情網絡卻很緊密。無論是公所或是青年,都是地方人,生活在花東久了,就如同臉書關係的方程式,不脫三層關係就連得上。

 

這是人才東移政策在實際執行面很重要的基底,除了各公所計畫之外,彼此之間的交流,專長與經驗的相互支援,才是政策永續下去的關鍵。玉里的青年團體奇客邦,不僅對於鄰近鄉鎮的青年互動密切,還受邀到國境之南的達仁去分享心路歷程。秀林雖然計畫才剛剛開始,但是公所承辦課政經驗豐富,也熟稔部落式的氛圍營造,無論是在社群網絡軟體的群組,或是共同活動現場,大家總能快速熟悉連結,彼此共同醞釀出,為地方、為大家、為彼此的氛圍。

 

從一開始爭取中央補助計畫的出發點,逐漸內化成,這是我們想了很久想要做的事情。無論是務農、開店還是在公所上班,在工作崗位之外,大家都是生活在花東的居民,這是參與計畫的所有人,慢慢理解,在日常的茶米油鹽的餘裕,原來可以一起做這些事情,這樣的美好,除了在地世代之間分享,也讓外地人的想望能夠進入地方的脈絡一同安居。

 

本文摘錄自推動東台灣養生休閒產業暨促進人才東移計畫歷年(97-103)推動成果專輯